咨询热线
0595-22779082
疫情影响下 粮食将是口罩争夺后的又一场考验?
栏目: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2020-03-31 作者: 信德海事 来源: 转载 浏览量: 359
据来自信德海事公布的消息显示,由于近段时间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扩大,全球各地的检疫措施正威胁着通过海运运输的基本物资,有一些国家和地区直接不分青红皂白直接采取封港或强制船舶锚地隔离14天措施。

据来自信德海事公布的消息显示,由于近段时间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扩大,全球各地的检疫措施正威胁着通过海运运输的基本物资,有一些国家和地区直接不分青红皂白直接采取封港或强制船舶锚地隔离14天措施。

而这些措施,除了对全球疫情防控带来一定的不利条件外,更在某种程度上,对一些严重依赖粮食进口的国家带来潜在的粮食安全问题。

据来自市场的消息显示,目前包括越南、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在内的部分国家已经采取措施限制粮食出口,与此同时,阿尔及利亚和土耳其在内的主要小麦进口国也纷纷举行新的招标、摩洛哥、俄罗斯已计划对部分农产品实施零进口关税……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疫情在一些农业大国蔓延正值耕作之时,也可能会影响农产品种植数量和质量,进一步减少供给。

种种迹象表明,在疫情影响下,粮食将是口罩争夺后的又一场考验。

就我国市场而言,虽然我国是全球最大的粮食生产国,但由于品种结构问题,也面临着一些农产品短缺的风险。

据来自国家统计部门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粮食产量稳定在6万亿吨以上,产量主要集中在小麦、稻谷、玉米等主粮作物上,在这三大主粮的消费中,除了日常消耗外,目前还有大量的库存,其中稻谷、小麦目前库存均在亿吨以上,玉米也有近6000万吨的库存,自给率均在90%以上。

但与此同时,也造成我国部分粮食品种出现供应短缺问题,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大豆。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大豆进口量每年都在9000万吨左右,是全球最大的大豆进口国,主要进口来源地就是美国和巴西、阿根廷等地。

而最新消息显示,巴西和阿根廷已经发出警告,由于为了控制新冠疫情而采取的运输和其他限制措施,将大豆从产地运至港口的时间可能延迟。特别是阿根廷,已经宣布将开始强制隔离。

当然,我国大豆进口最多,但并不意味着除了大豆我们不进口其他的农产品。

除了大豆外,我国还是全球最大的大麦进口国、重要的高粱进口国、全球最主要的食糖进口国之一、重要的畜产品进口国……

说到这里,华储网25日发布《关于2020年3月27日中央储备冻猪肉投放竞价交易有关事项的通知》,这也是该机构年内连续第十二次投放储备肉。

我们知道,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国猪肉市场受疫情影响,供应出现短缺,猪肉价格暴涨,此后虽然实施了一系列的措施,包括投放储备肉,但价格依旧高高在上。

但很多消费者不知的是,在历次的中央储备肉投放中,主要以进口冻肉为主。

其实,对于可能会到来的全球粮食问题,多年前曾有人就写过一本书《粮食战争》,只不过在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下,特别是我国农业的高速发展,使得我们逐渐淡忘了粮食重要性。

而粮食问题最近的一次是在2007-2008年,但在那场席卷全球的粮食危机中,由于我国充足的粮食储备,使得我国的粮食价格整体平稳运行,加上宏观方面的有力调控,除食用油外,多数粮食食品价格在可控范围内运行。

但就全球范围而言,随着疫情的发展,从亚洲到欧洲再到美洲的消费者一直在超市里恐慌性地囤积食品,因为各国政府都在实施严格的社会隔离措施,以抑制疫情的传播。随着消费者食品囤积的继续,食品价格的通胀压力可能正在逼近。

来源:新浪 每日粮油

又一国家禁止粮食出口,疫情之下全球粮食危机可能一触即发

当地时间3月28日周六,埃及贸易和工业部长内文·贾梅决定,自3月28日起未来3个月内停止各种豆类产品的出口。

埃及贸工部称,这项决定是政府批准的全面经济计划框架内采取的措施,旨在保证埃及商品特别是基本商品的需求。这是埃及现阶段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而采取的预防措施的一部分。

就在本周早些时候,世界第三大稻米出口国越南宣布自3月24日起禁止大米出口。

此外,在中亚,全球最大的小麦出口国之一哈萨克斯坦禁止出口小麦、糖、土豆和胡萝卜;在欧洲,塞尔维亚已经停止了其葵花籽油和其他部分农产品的出口;俄罗斯出口粮食的大门虽然依然敞开,但是该国称也将每周对粮食出口进行评估,在全球来看,俄罗斯是北非国家的关键粮食来源国。

如今,已经有一些国家宣布粮仓告急。

连年战乱且粮食产量很低的伊拉克首当其冲,该国称在未来几周内,需要进口25万吨大米和100万吨小麦来保证其粮食储备并向国民提供食品。

此外,印尼和菲律宾两国也宣布粮仓告急,称储存的粮食最多只能维持3个月,如果疫情不能尽早结束,他们恐将面临粮荒。其中,菲律宾人平时吃的大米很多就来自越南。

疫情并非粮食短缺唯一因素

新冠病毒疫情造成的全球航运暂停,并非粮食短缺的唯一因素。

近年来,全球极端天气增多,病虫灾害呈高发态势,尤其是去年全球旱灾,使美国、阿根廷等多个主要粮食生产国出现减产,起源于美洲的草地贪夜蛾和起源于非洲的沙漠蝗,已肆虐多国,给各国粮食生产造成的危害更甚以往。

以近期饱受蝗灾之苦的巴基斯坦为例,巴基斯坦粮食安全与研究部介绍,蝗灾从2019年3月一直持续到现在,适合蝗虫孳生的3000万公顷土地已有38%被入侵,发生范围、蝗虫数量、危害程度均属历史罕见。

蝗灾肆虐,侵害了棉花、鹰嘴豆、油菜、向日葵、辣椒和其他粮食作物。相关评估调查仍正进行,但信德省农业商会称,卡拉奇市周边的蝗虫群对大约50%的农作物造成了影响。

各国屯粮或致粮价大涨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高级经济学家表示,由于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各国民众和政府恐慌性囤积食品,食品通胀可能即将来临,一场全球性的粮食危机可能一触即发。

联合国粮农组织资深经济学家Abdolreza Abbassian称:

这不是供应问题,疫情引发了人们在粮食安全方面的行为变化。如果大宗商品买家认为他们无法在5月或6月收到小麦或大米发货,那该怎么办?这可能会导致全球粮食供应危机。

在过去几个交易日以来,大豆、燕麦和小麦等期货商品价格一直在走高。随着对主食(尤其是面包、面粉、面食和饼干)的需求上升,投资者开始大量买进谷物。

作为全球基准的芝加哥小麦期货价格在3月份上涨了9%以上。美国牛肉批发价格本周飙升至201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鸡蛋价格也有所上涨。

全球第二大谷物出口国泰国的米价,升至2013年8月以来最高。

中国有能力应对全球粮食危机风险

同济大学特聘教授程国强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后期全球疫情仍然得不到有效控制,疫情引发全球粮食危机的风险有可能是大概率事件。然而,我国在聚力抗击疫情的同时,也具备应对全球粮食危机风险的坚实基础。当前我国粮食安全形势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粮食连年丰收,库存充足,粮食供应不会出现脱销断档。

完善的粮食储备调控体系和应急管理机制,是我国能够成功应对各种自然灾害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定海神针”。

近20年来,我国建立并不断完善中央和地方粮食储备体系和协调机制,从目前来看,我国粮油库存处于历史高位,无论中央储备粮还是地方储备粮,都非常充裕。我国还针对各种突发公共事件、自然灾害等引起的粮食市场异常波动,建立起了相应的粮食应急保障机制。

国家粮油信息中心高级经济师王辽卫28日接受新华社专访表示,我国实现了“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粮食供求总体宽松,完全能满足人民群众日常消费需求,也能够有效应对重大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的考验。

来源:全天候见闻

全球最大豆粕出口国封国闭港!豆粕涨至3330元/吨,水产饲料暴涨后畜禽料或迎涨价潮?

豆粕、鱼粉、维生素等饲料原料集体涨价。截止3月27日,豆粕已涨破3300元/吨,其中哈尔滨报价更是达到3330元/吨左右;鱼粉价格达到13500元/吨左右。

豆粕一个月涨300元/吨,鱼粉今年涨1000-2000元/吨,同时菜粕、维生素等原料纷纷涨价,物流成本增加,目前水产饲料已开启了涨价潮。阿根廷封国引发忧虑,大豆采购链或遭遇威胁

当前,南美洲并非新冠肺炎疫情的重灾区,但一些国家已经采取严格的防控措施。阿根廷《号角报》3月21日报道,实施强制预防性隔离以来,阿根廷全国联邦和省级安全部队逮捕了超过3200名违反规定者。阿根廷总统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3月19日宣布阿根廷将开始强制隔离,这是这个南美洲国家为遏制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而采取的最新举措。

另外,位于罗萨里奥北部的一重要港市也宣布,将暂停港务活动。罗萨里奥附近的三大港口负责处理阿根廷近八成的初级产品和农产品出口,其中主要产品为大豆、豆油和豆粕。另外,阿根廷是全球最大的豆粕出口国。

中投元邦投研经理谢义钦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此次阿根廷作为全球最大豆粕出口国,供给出问题后直接带动全球豆粕上涨。而全球三大供应国当中,美国以及巴西的情况也堪忧。巴西是最大的对中国出口大豆国家,该国的农业组织已寻求政府的帮助,以便应对港口可能的中断。

此外,近期巴西降雨已经令该国大豆收割以及发货受阻。美国病例数仍在增加,目前商业正常运行。消息显示,中国买家本周已从美国买入两船大豆,从美国太平洋西北口岸发货。

据巴西各州政府公布的数据,截至3月22日16时,巴西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升至1546例,累计死亡患者达到25人。巴西当天新增7例死亡病例,全部在圣保罗州。圣保罗州已成为巴西疫情的“重灾区”,该州确诊病例已有631例,死亡患者有22人。

巴西大豆对华出口第一大港就是圣保罗州桑托斯港。2019年,巴西所有港口大豆对华出口装船量5710万吨,桑托斯港就达到1421万吨,占比接近25%。据路透社报道称,因新冠疫情传播,巴西主要港口的工人计划举行罢工,大豆装运不确定性加大。

中信期货分析师陈静表示,目前没有听说巴西港口是否真的出现封港,但不排除后期存在可能。

鱼粉、维生素等饲料原料价格也一路走高

鱼粉最大生产国秘鲁也进入了紧急状态,关闭运输通道,并随之宣布宵禁政策,亦突然取消了南部试捕活动,尽管鱼资源考察仍在进行,但受疫情影响,当地捕鱼及鱼粉贸易显得较为“迷茫”;对于我国鱼粉市场而言,随着秘鲁进入紧急状态,新冠疫情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增加,终端饲料企业补库需求显现,提振鱼粉市场询盘成交暴增,前几天鱼粉报价一天上涨100-300元/吨,部分厂商挺价惜售情绪较强。

不仅如此,维生素、菜粕等饲料原料价格一路走高,无疑加大了国内饲料企业经营压力。据行业人士分析,如果饲料原料继续上涨,不排除近期饲料涨价的可能。水产饲料开启涨价潮,畜禽饲料也要涨价了吗?

近日,饲料原料价格持续上涨,湖北饲料企业陆续发出水产饲料涨价信息。3月25日零时起,又有一波企业发布涨价通知,水产料最高上调500元/吨。此番湖北饲料企业集体涨价,引起行业广泛关注,不少养殖户留言表示:豆粕涨价,饲料价格就涨;而豆粕降价,饲料会降价吗?

据《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了解,目前很多畜禽饲企也在观望,也有企业表示,浓缩料中豆粕占比高,会优先考虑这部分饲料上调价格。目前暂未听到有猪料企业涨价的信息。但也有行业人士表示,豆粕、鱼粉等饲料原料价格如果持续上涨。有饲企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之前已经涨过一波价了,且需求并没有大幅上升,暂时没有涨价考虑。但是目前豆粕等饲料原料价格持续上涨,如果原料价格继续上涨,畜禽饲料企业也将面料较大的成本压力,或将掀起一轮新的涨价潮。

来源:综合《农财宝典》水产版、华夏时报等